著名作家金庸逝世 台湾各界缅怀
著名作家金庸30日在香港逝世,台湾各界纷纷对“金大侠”表达缅怀和不舍之情。
 

怎样买外围足球:著名作家金庸逝世


  新华社香港10月30日电(记者郜婕 牛琪)以笔名“金庸”写作多部武侠小说的著名作家查良镛30日下午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

  查良镛生于1924年3月10日,浙江海宁人。他20世纪40年代移居香港,50年代开始以笔名“金庸”创作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包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等。

  这是2004年8月11日,金庸在香港接受新华社记者的专访。 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金庸与古龙、梁羽生合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剑客”。其小说屡被翻拍为影视作品,享有“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的赞誉。他的部分作品还被翻译成英文、法文、韩文、日文、越南文及印尼文等在海外流传。

  除了武侠小说的成就外,查良镛还是知名报人、社会活动家。他于1959年创办《明报》。他曾从事翻译工作,还为报刊撰写了大量随笔、散文、电影和戏剧评论。

  这是2001年8月5日,金庸(前右)与聂卫平(前左)在新疆天池畔对弈。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查良镛一生获颁荣衔甚多,包括国内外多所知名高校的荣誉院士、荣誉博士、名誉教授等;2000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授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2001年,国际天文学会将一颗由北京天文台发现的小行星命名为“金庸”星。

  查良镛曾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2005年,他获剑桥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名衔。

  这是2011年5月15日,金庸(左)在香港视觉艺术中心参加女儿查传讷个人画展。 新华社记者 宋振平 摄

  2017年,香港文化博物馆开设常设展馆“金庸馆”,通过早期流通的小说版本、手稿、文献、照片等300多项展品,向公众展示金庸武侠小说的创作历程及其对香港流行文化的影响。(来源: 新华网)

新闻链接:金庸丧礼将以私人形式举行 香港“金庸馆”将设公众吊唁册

                经典传世 侠义长存——香港社会各界哀悼金庸

               “侠之大者”的情与义——身边人追忆金庸

                别金庸:游侠传有家国情

                金庸病逝享年94岁 创作多部武侠小说读者遍及全球

金庸小说在台湾

  台海网11月5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林连金/文 网络/图)武侠小说大师金庸先生于10月30日逝世,整个华人圈同声哀悼;在台湾,各界人士也纷纷对“金大侠”表达缅怀和不舍之情。“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10余部武侠小说享誉华语文坛,深受读者喜爱,但你可曾知道他的小说在台湾一度被列为禁书,其中一部被禁更长达近30年,如今其作品则进入了台湾的教材和试卷中。在作品解禁前后,金庸也曾多次访问台湾,与岛内政坛人物结下情缘。

  而金庸作品也被翻拍电影和电视剧无数,在岛内拍出了金庸最喜欢的“周芷若”,有的台湾明星还因扮演其中角色收获了美满婚姻…… 

▲1984年台版《神雕侠侣》剧照

触发太多荒谬联想金庸小说曾被列为禁书

  《射雕英雄传》是金庸的成名作,但在台湾“戒严时期”,岛内民众接触它的时候,它可不叫这个名字。

  钮则勋,台湾知名时事评论员、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广告系主任;段心仪,退休语文老师,现为台湾“中华语文教育促进协会”理事长。他们告诉导报记者,由于被列为禁书,他们当时看到这本成名作的名字被改成了莫名其妙的《大漠英雄传》。“我看到的版本,作者的名字还被改成了司马翎。”段心仪说。

  1959年底,台当局“戒严时期”最大的情治机构“警备总司令部”(简称“警总”)下令执行“暴雨专案”,专门查禁“共匪武侠小说”,金庸作品也在名单中。由于作品被禁,金庸小说只能在岛内偷偷流行,出版商也改头换面进行盗印,不仅作品改名,甚至书中主角都要改名。比如,《倚天屠龙记》叫《至尊刀》,作者名却叫“欧阳生”;《笑傲江湖》改名《独孤九剑》,有的又叫《一剑光寒十四州》,署名是司马翎;《侠客行》换成了《漂泊英雄传》,换上了古龙的名号;《书剑恩仇录》改为《剑客书生》;《射雕英雄传》变成《萍踪侠影录》、《大漠英雄传》;而《鹿鼎记》变成《小白龙》,主人公韦小宝也成了“任大同”;如此等等,让人啼笑皆非。

  至于被禁原因,众说纷纭。钮则勋提到,《射雕英雄传》被改名据称与“只识弯弓射大雕”诗句有关。另外,据台媒报道,《天龙八部》被禁据说原因是一句对白——“王语嫣见两个人在打架,就随口说:这是江南蒋家的名招过往云烟啊!”因此被台当局认为是“指桑骂槐”。另一种说法是指《天龙八部》的慕容复影射了当时的一位政要。

  “现在看来,由于特殊的时代背景,当时台当局非常敏感,草木皆兵,所以用政治的眼光看待金庸小说,用意识形态考量问题。”钮则勋说。台湾果陀剧场艺术总监梁志民则对台媒表示,关于那些被禁的理由,都是由太多荒谬的联想导致。

▲周海媚版“周芷若”据说是金庸最爱“周芷若”

热追“当红炸子鸡”台拍出金庸最爱的周芷若

  虽然在台被禁,但金庸小说实在太有感染力,台湾各界积极争取金庸作品解禁。尤其是台湾远景出版社的沈登恩。

  1975年,朋友从香港来台,带给沈登恩一套旧版《射雕英雄传》,他一天一夜看完,“这么好看的小说,台湾竟没出版?”于是从1977年开始,他不断争取,历经周折,在1979年得到一纸公文“尚未发现不妥之处”而获批出版,金庸武侠小说开始火遍台湾,成为“当红炸子鸡”。

  随之而来的是,台湾影视圈也开始引进、翻拍金庸武侠作品,让更多台湾人知道了金庸及其作品。“1980年代,在台湾大街小巷,我们随处可以租到港版金庸武侠剧,很多人都喜欢看。”钮则勋说。

  也是在1980年代,台湾掀起了金庸剧热潮,陆续拍摄了一些不错的影视作品。当时,金庸作品刚解禁,台湾女金牌制作人周游很有眼光,向台湾主管部门申请拍摄金庸剧,意外获得通过。随后她和导演丈夫李朝永找来了“不老女神”潘迎紫、孟飞拍《神雕侠侣》,在台湾火得一塌糊涂,甚至有牙医不看诊,要病人看完《神雕侠侣》再看病。据称,周游版《神雕侠侣》获得了金庸的盛赞。而周游版《雪山飞狐》的片尾曲就更经典了,那是罗大佑词曲、凤飞飞演唱的《追梦人》。

  此后,台湾制作了许许多多的金庸剧,有红透半天边的,也有默默无闻的。据说,金庸最喜爱的“周芷若”就来自台湾另一金牌制作人杨佩佩拍的1994版《倚天屠龙记》。这版精装戏,从选角到包装很都经典。其中,张无忌扮演者是“咆哮帝”马景涛,赵敏由“许仙”叶童扮演,周芷若则是那个年代的“梦中情人”周海媚倾情演绎;片头曲周华健的《刀剑如梦》也是广为传唱。

  有趣的是,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走红的“台湾女神”陈妍希,在大陆导演于正的《射雕侠侣》中演了小龙女,虽然造型被嘲“小笼包”,但她却也因这部金庸剧与杨过扮演者陈晓喜结连理。

▲1991年台版《雪山飞狐》剧照

文学魅力锐不可当进入台湾教科书与试卷

  随着时代发展,金庸小说在台湾解禁,被翻拍成影视作品,到了近些年,更进入了台湾的教科书和试卷当中。

  例如翰林版台湾初三上学期语文教科书就选录《射雕英雄传》中黄蓉智斗书生情节;翰林版台湾高三下学期语文也选录《天龙八部》中雁门关外萧峰舍命退辽兵的情节。2012年台湾学测引用《射雕英雄传》文字,要求考生根据文意、情境,选出最适合的文言文。此外,金庸小说也不再是家长、老师眼中的“闲书”,出现在了台湾中学给学生开列的经典文学作品书单上,比如《笑傲江湖》等。

  对于这些变化,退休语文老师段心仪很有感触。“在看到金庸小说后,我们就觉得别的武侠小说再也没那么好看了。”段心仪在1960年代开始接触金庸小说。她说,金庸的历史根基深厚,总能把历史穿插在小说当中,扩大了武侠世界,或虚或实,很有趣又很好看。而金庸在小说中的诗词创作、运用也非常自然,“他把历史、诗词、文化都摆进去了,其实是中华文化一个很好的展示,放开胸怀来说,它就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在段心仪看来,从唐代传奇起,小说在每个年代都扮演不同角色,进入白话文时代,小说更是文学潮流中重要一支,而金庸武侠小说堪称“文白融合”典范,作品内容以其丰沛情感、民族大义、新颖形式、独特文学价值风靡华人圈,影响了很多普通民众,它被选入台湾教材吸引了更多学生热爱阅读经典文学和喜爱中国历史。

  台湾《旺报》也分析称,金庸用故事包装中国传统文化,创造出独树一帜的哲学之美,让世人难以拒绝。

  事实上,在台湾政坛中,同样不乏“金庸迷”。台湾地区前副领导人严家淦,曾专门派侍卫去出版社帮他找《射雕英雄传》。蒋经国则在一次年末记者游园会中,与海外记者说起《射雕英雄传》中人物如话家常;1973年春,金庸受邀首次赴台与蒋经国见面。(来源: 台海网)

台湾各界缅怀著名作家金庸先生

    金庸被视为武侠小说一代大师。图为当年金庸的离台记者会。(本报资料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台湾金庸迷众多,当年金庸抵达机场时,一名机场工作人员趁机带了一套 “倚天屠龙记”请金庸签名。(本报资料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金庸先生当众挥毫。(本报资料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新华社台北10月31日电(记者刘欢 吴济海)著名作家金庸30日在香港逝世,台湾各界纷纷对“金大侠”表达缅怀和不舍之情。

金庸为台湾版作品全集发表时写的手稿序文。(本报资料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金庸为作品题字,两句七言诗正好涵盖他写的14部作品。(本报资料照片)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金庸大侠 告别江湖”“金庸走了”……31日出版的台湾《联合报》《中国时报》等报章均在头版头条报道金庸逝世消息。《中国时报》文章说,金庸是被全球华人视为武侠小说泰斗、几代人记忆中皆有其地位的大师。“永别了!我们一生笑傲江湖的金大侠!”

刘兆玄(来源:新京报)

  前台湾中华文化总会会长、作家刘兆玄对金庸离世表达遗憾。他说,金庸改变了武侠小说的风貌,小说人物塑造刻画又广又深又鲜活,是最高水准的作家。

  金庸武侠小说作品在台湾多由远流出版社推出,与金庸有30多年交情的远流出版社董事长王荣文接受台媒访问时说,金庸谦和又有坚定原则,记忆力惊人,文字力强大。他说,人的生命是有年限的,但金庸作品将成为留给华人世界的传世经典。

  武侠小说研究学者、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林保淳表示,金庸对作品要求很高,讲究人物形象设计,十几部武侠小说里没有一个男主角性格是重复的。金庸把武侠小说带进了文学的殿堂,他的离世是华文文学界的损失。

10月30日晚上,两岸都在为同一件事刷屏

  中国国民党籍民意代表柯志恩说,她和很多金庸迷一样,是读金庸小说长大的。读完之后意犹未尽,隔一段时日还会再从书柜翻出来,对一些重要情节重温回味。不论是行侠仗义的英雄,还是儿女情长的故事,金庸小说掳获许许多多读者的心,凡是看过者无不赞叹金庸的文学底蕴与才气。

电影《笑傲江湖Ⅱ-东方不败》林青霞红遍半边天。(得宝影片公司提供)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陈妍希和陈晓因拍《神雕侠侣》结缘,最后结婚生子。(资料照)图片来源网络

  30日晚间金庸逝世消息传出后,台湾各大新闻台均进行了插播报道,并梳理金庸生平事迹和经典作品。在台湾社群网站,网友围绕金庸逝世消息、金庸小说人物和翻拍电视剧等主题展开了持续讨论。

黄智贤发文悼念金庸(Facebook)

  不少台湾网友在金庸逝世的新闻报道后留言,表达缅怀之情。网友“曾士熊”说:“金庸好走,谢谢你的小说陪伴我的年少轻狂岁月。”网友“kuso123”说:“随着金庸的离世,金迷只有从文字里,再回味大师武侠世界的快意恩仇与缱绻爱恋了。”(来源: 新华网)

相关新闻:台湾剧作家赖声川:金庸教会我们,中国人该如何说故事

儒雅敦厚,赤子之心 家乡人心中的“金大侠”

  新华社杭州10月31日电(记者冯源 魏董华 朱涵)“兰叶露光秋月上,芦花风起夜潮来。”在一个秋天的夜晚,一则噩耗令无数人愕然:生于潮乡海宁的金庸逝世,一代“大侠”与读者们就此别过。

  海宁潮、桃花岛、西湖水、仙霞道……在金庸的笔下,浙江的景致总是摇曳多姿,充满诗情画意,见证了一对又一对的神仙眷侣。而在家乡人心目中,金庸也始终儒雅敦厚,赤子之心。

  在北京一家金融机构工作的海宁人崔彧,一直以与金庸同校同乡感到骄傲。2004年1月,金庸回到母校嘉兴市第一中学,当时上高二的崔彧还记得,金庸称自己为“大师兄”,称台下的学生为“小师弟”“小师妹”。

  回忆双亲师长,年届八旬的金庸频频哽咽,反复叮嘱“小师弟”“小师妹”们,“做人不要忘本,人家给你的好处要记得,将来想法报答他……”至今,崔彧仍然牢记着“大师兄”的教诲:人的一生中一定会遇到一些艰难困苦,现在养成读书的习惯,以后在寂寞、疲倦时,读书会帮助你解决问题。

  抗战期间,金庸曾在浙江衢州中学(今衢州一中)读书,也是在2004年的秋天,刚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金庸应邀来到了这所母校。同样是“大师兄”,在回想当年逃难式的负笈生活时,“大师兄”再三嘱咐“小师弟”“小师妹”们,有了这么好的学校,更要努力读书。

  “我感觉他非常温文尔雅,根本不像他笔下的武林侠客。虽然是资深报人,也不像是风风火火的记者。”衢州市作协主席、衢州日报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辑许彤当时随同采访,“金大侠”的儒雅风范令她记忆犹新。

  从1999年到2005年,金庸受聘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浙大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何春晖当时是院长助理。在她印象里,虽然笔下有各路美食,但是“金大侠”最爱的是杭帮菜,特别是杭州老字号“奎元馆”的虾爆鳝面,他曾经连续光顾了三天。

  2005年,金庸在杭州参加一个会议时,还曾与一帮同事浩浩荡荡地涌到当地一家面馆,一碗简简单单的面就让“大侠”吃得大喜而归。

  2003年,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卢敦基考入金庸门下攻读博士研究生。在他的记忆里,老师每次来杭州,都会在午休后,于下榻的酒店咖啡厅找一张桌子,和学生聊上几个小时。“或问学业,或评时贤,抑或关心学生的日常生活。有当时闻即喜者,也有思考许久方悟者。”

  卢敦基说,金庸是中华民族的热爱者和奋斗者,同时也是人类共同理想的追求者。“金庸小说其章回体结构形式是古典的,但它的内核思想是现代的。”

  在卢敦基看来,老师的两个特点让他印象最为深刻。一是学识广博,除了工作,把绝大多数的时间用来读书;二是目光长远,对现实洞察深刻,对未来预测精准。“十多年前,查先生为什么参加阿里巴巴举办的‘西湖论剑’,就是因为他看好互联网的发展。”他说。

  而在阿里巴巴,从创始人“风清扬”马云开始,许多员工都会有一个来自金庸小说的“花名”。马云在悼文中这样写道:“先生其文也大,其人也真。我爱先生之文,爱它侠肝义胆,光明涤荡;我爱先生之人,爱他儒雅敦厚,赤子之心。”(来源: 新华网)

  10月31日,书迷在香港文化博物馆的金庸馆参观。以笔名“金庸”写作多部武侠小说的著名作家查良镛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新华社记者 吕小炜 摄

  10月31日,在香港的一家书店,一名读者从书架上取出金庸作品。以笔名“金庸”写作多部武侠小说的著名作家查良镛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来源: 新华网)

相关链接: “大师兄”金庸的母校情结

                金庸曾六归故里浙江海宁:总想老了再回到这个地方

姻亲血亲名人多 钱学森徐志摩琼瑶都是亲戚

(来源:扬子晚报)

  金庸是海宁查家的第二十二代孙。海宁查家的家族史可追溯到600多年前,是真正的“以文为业,书香传家”。

  金庸有一位近亲徐志摩。海宁徐家也是望族,和查家结为姻亲,金庸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金庸唤徐志摩表哥。只不过坊间传闻金庸对表哥的为人颇有意见,从其笔下诸多负心薄幸的“表哥”形象便是明证。此外,其姑父为民国时期著名优德事理论家蒋百里、表姐为钱学森的夫人蒋英,台湾知名女作家琼瑶则是他的表外甥女。

  查家拥地3600多亩

  查良镛出生的时候,查家还拥有3600多亩田地,租种查家田地的农民有上百户之多。所以,他的父亲查枢卿实乃“当仁不让”的大地主。因为家学渊博,海宁查家藏书十分丰富,“查氏藏书”在浙西一带很有名声。

  八岁那年,查良镛无意中看到武侠小说《荒江女侠》,“琴剑二侠”的传奇生涯深深地吸引了他。以后几年,查良镛看过武侠小说有好几十本,其中描写梁山好汉反抗官府的《水浒传》,写包青天安良除暴、一身正气的《三侠五义》及其续篇《小五义》、《彭公案》、《施公案》等,看得查良镛如痴如醉。

  曾被中学、大学开除

  1940年,查良镛模仿英国作家卡罗尔的童话小说《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作《阿丽丝漫游记》一文,刊于壁报之上,影射权势在校长之上的训育主任沈乃昌是眼镜蛇,因此被开除。

  1942年5月,金庸高中毕业,第二年去重庆,考上了国民党“党立的最高学府”中央政治学校的外交系,希望将来在外交方面为国效力。然而当时校内国民党学生“特务”横行霸道,学校纵容包庇,不加理会。金庸打抱不平,向学校投诉这些学生,进而对校方加以指责,又一次被勒令退学。详细>>>

他是两岸共同尊敬的作家

马晓光:对金庸先生逝世深感痛心,他是两岸共同尊敬的作家

  新华社北京10月31日电(记者查文晔 赵博)“我和大家一样,惊闻金庸先生逝世,深感痛心。”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31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应询表示,金庸先生是海峡两岸共同尊敬的作家,他的创作为中国文学拓展了另一片审美天地,拓展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两岸同胞纪念他,要共同弘扬中华文化。

  当天发布会上,有台湾记者问:金庸先生逝世的消息受到两岸民众关注。请问发言人如何评价金庸先生的文学作品在两岸的影响?马晓光作了上述回答。

  发布会上,马晓光还应询介绍了第十一届海峡两岸(厦门)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的情况。此届文博会将于11月2日至5日在厦门举办,将开设省市与文化名企强企、工艺艺术品、创意设计、数字内容与影视、文创旅游5个展区,总面积7万多平方米,设展位将近3500个。首次设置了台湾生活馆,其中台湾企业参展数量近千家,较往年持续增长。

  他说,海峡两岸文博会2008年创办至今,在推动两岸文化产业交流合作、共创双赢,促进两岸文化交流合作,以及投资交易方面,已成为重要平台,取得积极成效。本届文博会将推出40余场活动和30多个分会场,呈现出诸多新亮点。

  有记者问:日前召开的第一届两岸民间圆桌论坛上,两部两岸合拍的影视剧签订了协议。请问今后在促进两岸影视文化交流方面还会出台哪些举措?

  马晓光回答说,我们一贯积极支持加强两岸影视界合作。“31条惠及台胞政策措施”中就包含3条为台湾影视界人士来大陆发展提供政策支持的内容,已相继落地。我们继续鼓励两岸影视界加强合作,其中一个重要方向就是鼓励合拍两岸影视剧,共同弘扬中华文化,通过文学艺术形式促进两岸民众相互理解,达到心灵契合。

  有记者问:近日由两岸40多名专家学者历时8年多合编的《妈祖文化志》宣布编撰工程告竣,这是首部两岸合编的妈祖文化专志,共计4卷357万字。请问如何评价该著作在促进两岸文化交流方面的作用?

  马晓光表示,妈祖文化是两岸民众共同的信仰,也是连接两岸同胞感情的强有力纽带。这部文献的出版,必将为促进两岸妈祖信众之间的相互沟通和情感契合,为共同弘扬中华文化发挥应有作用。(来源: 新华网)

相关新闻:国台办:海峡两岸共同尊敬的一位伟大作家

两岸同胞纪念金庸责无旁贷 共同弘扬中华文化

国台办:两岸同胞纪念金庸责无旁贷 共同弘扬中华文化

  中新网10月31日电 国台办31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发言人马晓光谈到“金庸去世”一事时表示,惊闻金庸先生逝世的噩耗,深感痛心。两岸同胞纪念他当然责无旁贷,要共同弘扬中华文化。

  在当日举行的国台办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昨天有一个消息引起两岸民众的讨论,就是作家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请问发言人怎么评价他的文学作品在两岸带来的影响?您自己有没有最喜欢他的哪一部作品?

  马晓光称,昨天我和大家一样,惊闻金庸先生逝世的噩耗,也深感痛心。在我这样一代人,在我们成长的环境中,金庸小说都是伴着我们长大的,大概没有几个当年的大学生和年轻知识分子没有读过金庸的小说的。金庸先生是海峡两岸共同尊敬的一位伟大的作家,他写了15篇皇皇巨著,我注意到网友也有一句概括“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我想应该都看过。

  马晓光表示,金庸先生用他的创作为中国文学拓展了另一片审美天地,他用他的创作来拓展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所以我们两岸同胞纪念他当然责无旁贷,要共同弘扬中华文化。(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链接:马晓光:两岸同胞纪念金庸 要共同弘扬中华文化

剧中人送别金庸

微博截图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31日电(记者 宋宇晟)“这天下,武功最高的是时间。”当写尽天下武功招式的金庸离去那天,这句话被网友刷上了微博热搜榜。

  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在香港去世。

  在他身后,除了十几部小说,还有改编自其作品的、难以计数的影视剧。

点击进入下一页

电视剧《倚天屠龙记》剧照。

  30日最后一个小时,曾在电视剧《倚天屠龙记》中出演赵敏的台湾演员贾静雯发文悼念,“谢谢金庸老师笔下的赵敏,永生难忘”。

点击进入下一页

贾静雯微博截图。

  同在这部电视剧中饰演张无忌的台湾演员苏有朋,当晚也在微博中用一句“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悼念金庸,而他微博的简介正是广泛被媒体引用的金庸的那句话——“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点击进入下一页

苏有朋微博截图。

  在苏有朋、贾静雯这版《倚天屠龙记》播出6年后,2009年,演员邓超在新版电视剧中饰演张无忌。

  金庸先生去世当晚,邓超和苏有朋一样,也在微博中写下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这句颇为工整的对仗句,每个字都取自金庸不同作品的书名。也因此,这句话常被粉丝们用来概括金庸先生的十几部武侠小说。

  其中的“鹿”字指的就是《鹿鼎记》。

点击进入下一页

陈小春微博截图。

  而对于更多80后、90后来说,对于这部作品的记忆似乎少不了香港演员陈小春的影子。他在1998年播出的电视剧《鹿鼎记》中的形象,被不少人认为是经典的韦小宝。

点击进入下一页

电视剧《鹿鼎记》剧照。

  30日,陈小春也在微博中,以韦小宝的口吻悼念金庸先生——“小宝就此别过,查大侠走好”。

  2008年,《鹿鼎记》重拍,演员黄晓明替代了10年前陈小春的位置,饰演韦小宝。当晚,他也在网上坦言“自己小时的武侠世界就是金庸创造的”。

  同在这部剧中出演阿珂的应采儿,也在微博中悼念——“阿珂送过大侠”。

  除此之外,曾在《天龙八部》中饰演虚竹的樊少皇、饰演段誉的陈浩民,《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吕颂贤等,都在网上发文悼念。

  一时间,曾经出演过金庸武侠剧的各路明星纷纷在网上发文悼念。

  他们中不少人因武侠剧走红,也有不少人将演艺生涯的巅峰留在了金庸的作品中。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李若彤微博截图。

  1995年在《神雕侠侣》中饰演小龙女,后又出演《天龙八部》的李若彤在微博里这样写到,“他笔下的小龙女給予我一切一切,我俩虽未曾遇上过,对他却有着一种特別的感觉和尊重,谢谢你创造了这角色,而我这生也有幸曾扮演过。查大侠,一路好走!”(完)(来源:中国新闻网)

不再是“闲书”!金庸小说入选台湾教科书试卷

小说《连城诀》

  中新网11月1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武侠小说大师金庸10月30日去世,整个华人圈同声哀悼。相比早期家长反感上学的孩子看“闲书”金庸小说,近年来,金庸小说的文学价值获得肯定,也成为台湾学校教科书和考试内容。

点击进入下一页

金庸武侠小说。台湾《联合报》资料图

  早期很多家长都把金庸小说当成“闲书”,认为孩子即使把全套读完,也对升学没帮助,甚至有的家长发现孩子读金庸小说就撕书扔掉。

  然而,随着时代变迁,金庸小说的文学价值逐渐被肯定。尤其台湾中小学教科书走向多元化之后,当年“练功”的许多年轻人也当了老师,金庸小说逐渐被台湾教育体系接受,甚至进入中学教科书和考试。

  例如翰林版台湾初三上学期语文教科书就选录《射雕英雄传》中黄蓉智斗书生情节,网络上还有动画版;翰林版台湾高三下学期语文也选录《天龙八部》中雁门关外萧峰舍命退辽兵的情节。

  另一方面,台湾大考语文命题走向生活化,多元取材,武侠小说也逐渐入题,统计台湾历年学测、指考语文考题,仅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就入题3次;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及王度庐小说《卧虎藏龙》也都被考过。

  例如1999年台湾学测就引用《神雕侠侣》的字句考比喻用法。2012年台湾学测引用《射雕英雄传》文字,要求考生根据文意、情境,选出最适合的文言文。

  此外,台湾明星高中每年暑假都会为新生开书单,鼓励阅读经典文学作品,也曾先后把《笑傲江湖》等金庸小说列入书单。

  许多台湾学者及高中老师认为,文言文和白话文“难分难舍”,“文白融合”文章有时更优美。常引经据典的金庸小说就是“文白融合”的典范,且他刻画人物、描述情节、融入历史、以古讽今的功力一流,尤其武打画面交到他手里,文字紧凑,却又行云流水、有条不紊,堪称“初学写小说的范本”。把金庸小说选入教科书,更加生色,更能吸引学生阅读。(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阅读:金庸作品风靡“80前”感动“00后” 曾入选初中教材

金庸逝世:武侠江湖渐远 侠之大者不再

  据金庸身边工作人员确认,著名作家金庸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华山论剑终成绝唱,金庸全集再无续集。 

  这是2007年6月18日,金庸应邀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金庸其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武侠小说作家

  金庸,原名查良镛,是香港著名的报人和社会活动家,也是享誉国际的文学家。金庸1924年3月10日在浙江省海宁县出生,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期移居香港。1955年,金庸在《新晚报》连载首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后,受到读者热烈欢迎。在写作武侠小说的17年中,金庸笔耕不辍,共写了15部脍炙人口的武侠作品,直到1972年完成《鹿鼎记》后宣布封笔,不再写作武侠小说。 

  拼接图片:香港金庸馆内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新华网 张晴 摄)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华人世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金庸也因此被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14部作品书名连缀成诗,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分别是《飞狐外传》《雪山飞狐》《连城诀》《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白马啸西风》《鹿鼎记》《笑傲江湖》《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侠客行》《倚天屠龙记》《碧血剑》《鸳鸯刀》,另一部短篇《越女剑》未在此诗之列。

  金庸与香港:事业主场 人生舞台

  1948年,在上海《大公报》工作的金庸调往刚刚复刊的《大公报》香港版工作,这次工作变迁令金庸与香港结下了不解之缘。

  金庸南下香港,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半个世纪。事后回过头来看,金庸不禁感叹命运的神奇,他说:“就差这么一点,可能就来不了香港,人生的命运可能就会完全不同。”

  “金庸”这个笔名,是在香港诞生的。1955年,查良镛以笔名“金庸”在《新晚报》连载首部小说,其后一直以“金庸”为笔名在港写作武侠小说,开创了新派武侠新的气象。

  1957年,金庸进入香港长城电影公司工作,创作了多个剧本。1959年,金庸在香港创办《明报》,以笔为刀写下万篇政论文章。而作为社会活动家的金庸,毕生心系国家、爱国爱港,为促进“一国两制”事业发展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金庸武侠小说被改编为各种电影、电视、电台广播、舞台剧作品,还为潮流电玩和文创产品提供了丰富素材,对香港文化发展影响巨大。

  资料图:2017年3月拍摄的香港金庸馆。(新华网 张晴 摄)

  2017年2月28日,香港首个以金庸为主题的常设展馆“金庸馆”在香港文化博物馆揭幕。展览通过300多项展品,向公众展示金庸武侠小说的创作历程。部分珍贵展品由金庸及其家人提供,作长期展出之用。

  金庸武侠的英雄:侠之大者 为国为民

资料图:香港金庸馆的“侠之大者”。(新华网 张晴 摄)

  武侠,是金庸小说永恒的主题。《神雕侠侣》中郭靖在襄阳城危若累卵时对杨过说的“侠之大者 为国为民”是点睛之笔,一语道尽金庸笔下武侠的真谛。

  坚守襄阳城的郭靖,信守民族大义,超越个人得失,令人无尽感佩;人生曲折坎坷、性格狂放不羁的杨过,用郭襄生日的“三件贺礼”(歼敌优德烧粮草)完成报国之举,最终又用一粒石子打死敌优德统领,真正成为一代大侠;《碧血剑》中身负国仇家恨的袁承志救国无门,不禁让人扼腕叹息;《鸳鸯刀》结尾揭秘的武林秘籍——“仁者无敌”引人深思,仁爱与侠义精神贯穿金庸小说始终,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读者。

  金庸武侠的爱情:问世间情为何物

  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也是金庸小说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爱情遇上江湖,碰撞出了无数精彩火花。

  《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中郭靖黄蓉伉俪几十年如一日的举案齐眉、相濡以沫感人至深;《连城诀》中丁典和凌霜华用彼此的生命见证了这段绝望而真挚的爱情;《白马啸西风》结尾,李文秀口中“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平添怅惘;《书剑恩仇录》中“金笛秀才”余鱼同与骆冰的感情纠葛是“少年维特之烦恼”;《侠客行》中石清对闵柔忠贞的感情让人击节赞叹;《越女剑》中阿青对范蠡若有若无的爱慕之意说尽少女心思;爱了杨过一生的郭襄,用峨眉派开山祖师的身份开阔了人生道路;最终为救心上人胡斐而死的程灵素,身上有着珍贵难觅的真心;而终其一生为情所困的李莫愁,吟唱着“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生死相许”葬身火海,徒留一段江湖传说。

  除了爱情,张翠山与张无忌的父子之情,宁中则与岳灵珊的母女之情、乔峰段誉虚竹的兄弟之情、胡一刀和苗人凤的倾心比武……种种情感或复杂或纯粹,为读者展现了不一样的人性和情感江湖。

  2018年10月30日,悲伤的消息传来。江湖渐远,大侠不再,一个时代落幕了。

  (编辑:张晴 根据新华社、大公网等综合整理)(来源: 新华网)

相关文章:武侠无疆:金庸作品影视化改编,成就一代人集体记忆

                金庸离开了他的江湖,读者却不愿从武侠大梦中醒来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的“武侠生涯” 

江湖再见!金庸的三重身份和两支笔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31日电 题:江湖再见!金庸的三重身份和两支笔

  记者 上官云 袁秀月

  “这里躺着一个人,在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他写过几十部武侠小说,这些小说为几亿人喜欢。”

  这是金庸曾留给自己的墓志铭。30日,他与世长辞,享年94岁。

  金庸是个有多重身份的人,他是小说家、报人,同时还是学者。

  纵观其一生,金庸有两支笔:一支写武侠,雕刻人生百态;一支写社论,道尽世间冷暖。

  有人曾经问他:“人生应如何度过?”他说:“大闹一场,悄然离去。”

  如今,金庸走了,有网友甚至留言说,他曾闪耀过的20世纪正在毁灭。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07年6月28日,金庸先生在香港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中新社记者 任海霞 摄

  学者金庸

  想了解金庸不难,从他的多部小说以及报道文字中就可以了解他的故事。但想了解金庸的晚年却非常不易。

  金庸成名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几十年的时间,关于他的报道早已饱和,有关他的任何消息也总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接受许戈辉采访时,金庸曾说,他不再给年轻人写序题字,因为他发现,有的人拿他的字去卖钱。

  近几年来,没有哪家媒体能够采访到他。有媒体专程来到香港,致函金庸所创的公司明河社,希望得到有关金庸一星半点的消息,但明河社的人回复称:“可知的都已知,未知的或许就是不愿说的隐私,那就让它一直不可知下去吧。”

  采访金庸的家人也非常之难,不是找不到,而是他们对外都“三缄其口”。他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让老人家能清清静静地过‘退出江湖’的日子”。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查良镛先生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中新社记者 洪少葵 摄

  盛年成名,晚年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这仿佛就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情节。但无论如何,一代被他影响的人,总要从星星点点中了解他的晚年。

  关于晚年,金庸似乎并没有很大的负担,他曾说,自己的养生秘诀就是:不忧愁,开心。

  平时,他喜欢读历史性的书籍,每天读书大概4个小时。以前做报纸时,他经常要上夜班,早晨四五点钟才睡觉,有时下夜班后还要玩一会牌,这个习惯一时半会也没变。电视也会看,但看得不多,主要是新闻。

  虽然是晚年,但金庸一直没放弃学习,他的友人曾对媒体称,金庸晚年想完成人生转型,从文坛向学界进优德,可能因为在他内心里,治学比写小说更有地位。

  “做学问是自己得益的,可以有快乐的。”金庸曾说,“学问不够,是我人生的一大缺陷”。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查良镛先生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中新社记者 洪少葵 摄

  金庸与学界结缘已久,1999年5月,时年75岁的金庸曾受浙江大学邀请出任人文学院院长。他曾说,要考他的博士生不容易,要把论文寄过来,三年必须写两篇论文。

  也有人对金庸担任院长一职表示质疑,金庸回应说:“做院长压力不小,有人说我学问不够,我不会回击,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做学习研究,所以我去留学。”

  2005年,81岁的金庸为修读英国剑桥大学博士学位,特地飞赴当地上课,引起不少关注。2007年底,金庸辞去院长职务。2010年,他获得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

  而近几年,金庸在个人生活方面尤为低调,儿子查传倜曾说:“父亲毕竟90高龄,出去走动的时间很少,在家里基本上也不写东西了。平常在香港家里每天就是看看书、写写字,生活得很快乐。”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金庸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中新社记者 洪少葵 摄

  报人查良镛

  在接受杨澜采访时,金庸曾说,自己年纪大了,希望把学业告一段落之后,平平淡淡地生活,能够出去游山玩水一下。

  杨澜问他,你觉得自己的一生算成功吗?他回答道:“我不能说成功,只能说运气还不错,碰到一些关键问题,常常自己做的选择做得比较好。”

  确实,回顾金庸的人生历程,颇有些“无心插柳柳成荫”。相比作家金庸,他还是报人查良庸。他与报纸的缘分不浅,1941年,他因在壁报上写讽刺训导主任投降主义的文章而被开除,随后转学去了衢州。到衢州中学后,金庸开始向东南地区的一家大报《东南日报》投稿。老师替他取了一个笔名——“查理”。

  “查理”撰写的《一事能狂便少年》《千人中之一人》等文章,陆续在《东南日报》副刊《笔垒》上发表,得到好评。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金庸。中新社记者 王丽南 摄

  1942年,他自浙江省衢州中学毕业,1944年考入中央政治大学外交系,1946年赴上海东吴法学院修习国际法课程。学习外交和国际法的金庸,却对报纸“情有独钟”。

  他早年曾在上海《大公报》、香港《大公报》及《新晚报》任记者、翻译、编辑,1959年创办香港《明报》,任主编兼社长历35年。期间还创办了《明报月刊》《明报周刊》新加坡《新明日报》及马来西亚《新明日报》等,形成《明报》集团公司。

  他还是一位出色的社评家。他写有近两万篇社评、短评,切中时弊,笔锋雄健犀利,产生了很大影响,曾被人赞誉为“亚洲第一社评家”。

  他曾说,自己“办报是真正拼了性命来办的,写小说是玩玩”。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09年,金庸荣获“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中新社记者 张宇 摄

  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

  尽管最初的梦想不是当作家,但金庸其实很早就显露了写作的天赋。

  他曾以林欢为笔名,为长城电影公司编写剧本;也曾以姚馥兰为笔名撰写电影评论。后来,他与梁羽生定下武侠小说之约,将名字中的“镛”字一分为二,就有了我们现在熟悉的名字。

  自30岁左右创作《书剑恩仇录》开始,到1972年的《鹿鼎记》正式封笔,他共创作了15部长、中、短篇小说。也才有了那一句“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只有14个字,却是几代人的青春共同记忆。

  在书里,金庸为读者构建了一个武侠江湖。有《笑傲江湖》的波诡云谲,有《天龙八部》的义薄云天,也有《白马啸西风》里简简单单的儿女情长…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都那么令人难忘。

  他的作品,曾被多次拍摄、制作成影视作品、电脑游戏,影响极其广泛。有网友说,金庸代表了武侠小说的一个时代。

  书里的世界,又何尝没有倒映作者的人生。金庸的笔下,常常会出现有关江南的描写,《白马啸西风》里,就有了这么一段话: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

  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

  金庸出生于浙江,那是他无法忘记的故乡。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镛(金庸)。中新社记者 王丽南 摄

  他曾对小说做出过修改,其中,有人不太满意他把《射雕英雄传》的黄药师、《碧血剑》里的袁承志改得不再那么专情。

  但金庸却说,人生最理想的是专一的爱情,但不专一的爱情常常有,这样改更接近现实。

  经历过人生种种,晚年的金庸已经活得更加通透,对世事看得更加明白。

  《神雕侠侣》里有一句话,写的是离别:“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金庸之后,或许短时间内很难有武侠小说作家再有他这样的影响力。那些作品,已成为金庸送给读者、送给文学界的一份厚礼。

  最初写武侠小说,本为挽救报纸销量,现在,15部小说却成了武侠世界的一个标杆。

  再精彩的小说,终究要有结局;再漫长的人生,也会迎来终点。

  94岁的金庸,离开了。

  江湖路远,挥袖作别。(完)(来源:中国新闻网)

武侠小说泰斗金庸逝世!大侠,走好!

  据香港《明报》报道,一代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病逝,终年94岁。

  金庸在1924年3月10日出生,曾经创作《射鵰英雄传》《神鵰侠侣》《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等家传户晓的小说。

资料图片:香港著名作家查良镛(金庸)。中新社发 李俊锋 摄

  1

  一部百年武侠小说史,自还珠楼主以下,名家辈出,惟金庸名头最盛、享誉最长,横扫华人世界。他以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十余年间写下15部作品。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联中的14个字,正是他14部武侠小说书名的第一个字。还一部不在其中的,便是《越女剑》。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金庸作品。唐鸭鸭 摄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金庸开始武侠小说的创作,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

  1955年,《大公报》下一个晚报有个武侠小说写得很成功的年轻人,和金庸是同事,他名叫梁羽生。那年梁羽生的武侠小说即将完结,而他的创作又到了疲惫期,于是,报纸总编辑邀请金庸将武侠小说继续写下去。

  虽然此前从未写过小说,但凭借他对武侠小说的了解与喜爱,金庸还是答应接替梁羽生的任务。他把自己名字中的镛字拆开,做了一个笔名,《书剑恩仇录》正是他的第一部武侠作品,作品一炮而红。

  此书成功之后,金庸又在短短的几年内创作了《碧血剑》《雪山飞狐》和《射雕英雄传》等作品,一时间风靡全港。十余年间,他写下15部洋洋大作。

  80年代初,广州一家杂志开始连载《射雕英雄传》,金庸的武侠小说正式进入内地。时至今日,即便你始终不曾看过他的原著,但其作品在两岸三地不断被改编成的影视剧,可能也是陪伴你成长的一个标志。

点击进入下一页

翁美玲 1983《射雕英雄传》饰黄蓉。来源:金鹰网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李若彤 1995《神雕侠侣》饰小龙女;1997《天龙八部》饰王语嫣。来源:金鹰网

  虽然作家王朔曾批评金庸小说是现代社会四大俗之一(还包括成龙电影、琼瑶电视剧和四大天王),但金庸倒不觉得这是一个坏的批评,他说俗就是接近很多人,或者很多人喜欢它。

  确实如此,金庸的武侠小说受到了社会各阶层读者的欢迎,他曾获得了两岸三地最高领导人的接见,也被普通的男女老少所喜爱。

  1972年,《鹿鼎记》连载结束,金庸宣布封笔时,不少读者为之遗憾。

  2

  1924年,金庸出生在浙江海宁的一个书香世家。

  海宁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间创造了“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科举神话。进入近现代,査家还出现过实业家査济民,教育家査良钊,九叶派代表诗人、翻译家诗人查良铮(穆旦)。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穆旦 来源:人民政协报

  而金庸族谱旁系姻亲关系中,也有很多大家熟悉名字,比如:

  徐志摩——金庸的表哥(金庸母亲徐禄是徐志摩的堂姑妈);

  蒋百里——金庸的姑父(著名优德事家蒋百里的原配夫人查品珍是金庸的同族姑母);

  钱学森——金庸的表姐夫(蒋百里的女儿蒋英是“航天之父”“两弹一星”功勋钱学森的妻子)

  琼瑶——金庸的表外甥女(金庸的堂姐查良敏嫁了琼瑶的三舅袁行云)

  ……

  在书香环境的熏陶下,金庸度过了安逸的童年时光。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13岁的金庸随学校南下,开始了千里跋涉的流亡之旅。由安至危、由富到困,但金庸没有在战乱的颠簸流离中颓丧。

  15岁的时候,金庸和两位同学一起合作,编了一本《献给投考初中者》,根据招考的题目,做些模范答案给学生看,大概相当于今天《五年模拟三年高考》这类的参考书。这个书做得很成功,让他们赚了很多的钱。

  有人说,金庸是最会赚钱的文人侠客,这一点,金庸在中学时候就已颇显锋芒。而看起来温和宽厚的金庸,年少时性格也有十分狷狂的一面。

  在上学时,因不满学校的某些行为,他写文讽刺过训导主任,也在大学时与训导长争辩过,结果便是遭遇了两次被学校开除的命运。最惨的是第二次被开除后,因为没有钱,他衣食都没了着落。金庸向一位蒋姓表哥求助,才解决了生计问题。

  求学期间的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想成为一个外交官。但因历史原因,他还是跟外交官的梦想擦肩而过。后来,金庸在另一所学校念起了国际法,而这段法学知识背景以及他后来的经历与声望,为他谋得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1985年他被聘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

  3

  作为武侠小说大家,这个身份或许是他享誉最盛的。而另一个在金庸一生中不可磨灭的标签,便是报人,一个杰出的报人。

  1947年,他进入上海《大公报》,从三千名投考者脱颖而出。第二年,《大公报》香港版创刊,金庸被派入香港,那年他24岁。当时的香港与上海相比,并不发达,但金庸说,“我一生很喜欢冒险,过一点新奇的生活。”

  作家李敖曾在节目中批评金庸武侠小说“那写得什么玩意”,他说侠义部分金庸自己没一样做得到,“不讲真话、不做真事”。不过,作为报人金庸,他似乎并不是李敖所说的那般。

  1959年,35岁的金庸创办《明报》,便是看不惯《大公报》所报道的“虚假事实”。他说:

  “我办《明报》的时候,就是希望能够主持公正,把事实真相告诉给读者。”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他的社评文章,高峰期每日一篇,他的武侠小说,几乎也是以日更的节奏推进,数十年间无间断。

  在这般工作状态下,还有个颇有趣的故事。当年《天龙八部》在《明报》连载时,金庸曾数次离港外游。小说连载不能断,他便请好友倪匡代笔。在小说第89回中,阿紫的双眼被丁春秋戳瞎,这个情节其实是倪匡写的。后来,金庸则以换眼治疗手段让阿紫复明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电视剧《天龙八部》剧照

  一手写武侠,一手写社评,奠定此生基业,30年时间,金庸将《明报》塑造成香港极具影响力的报纸。

  而这份报纸开办之初,只有六千份的发行量。在困难的时候,所有职员的的薪水都打了八折。金庸说,“是大家和我一起捱了下来。”

  4

  金庸一生经历极其丰富,获颁荣衔甚多,他是著名的武侠小说家、是一代杰出报人、是学者、是华人文化界的重要的人物之一等等,见证了上世纪中国无数重大历史事件。

  1972年,金庸封笔;1989年,《明报》创刊三十周年的日子,金庸卸任社长职务;90年代,金庸将《明报》集团卖给商人,退出商界;2007年,金庸辞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职务……

  在完成了一次次谢幕后

  这次,他真的退出江湖了

  儿女情长今犹在

  江湖侠骨已无多

  再见,金庸;再见,江湖。(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相关新闻:倪匡:金庸小说天下第一 

                李志清:其作品有一种属于他的生命力 

                许子东:金庸小说体现最多中国人做的梦 

                刘德华:能出演杨过是一个缘分

                优德娱乐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