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德娱乐 | 新疆新闻 | 聚焦新疆 | 新台交流 | 地州情况 | 台胞在疆 | 优惠政策 | 园区介绍 | 招商项目
·达斡尔族
·塔塔尔族
·俄罗斯族
·石人之谜
·野马之谜
·沙漠古城古址之谜
·新疆虎之谜
·博乐赛马场——新疆最大的赛马场
·怪石峪——亚洲规模最大的怪石群
·新疆(温泉)北鲵--世界最古老的珍惜
·甘家湖白梭梭自然保护区—全球保存白梭
·枸杞之乡——新疆精河
·喀纳斯五月的色彩
·相思湖
·土尔扈特部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王
·小河墓地沉睡近4000年 一种文明的
·香妃是谁的妃子?
·小河墓地沉睡近4000年 一种文明的
·新疆之最
·成吉思汗奉安之地如是说
·新疆风情--巴扎
·那达慕大会
·待客礼
·开斋节
·“巴罗提”节
·优德娱乐
·乐出昆仑
当前位置:首页>>新疆新闻
以沙为伴,以梦为马——走近扎根“死亡之海”的科研工作者
2018-05-15 10:38:57     优德娱乐网
  新华社乌鲁木齐5月12日电题:以沙为伴,以梦为马——走近扎根“死亡之海”的科研工作者

  新华社记者张晓龙、白佳丽

  在“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缘,坐落着我国在这一区域治理荒漠化的智库——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策勒沙漠研究站。尽管仅由数十名科研人员组成,但这里是塔里木盆地南部绿洲与沙漠间1400公里风沙线上唯一以沙漠为主要研究对象的科研机构。

  朝着新疆和田地区策勒县城西北方向行进6公里,便进入策勒站实验区域。正午刚过,日间气温已达28摄氏度。49岁的研究员、植物生态学家李向义脚踏一双轻便跑鞋,朝着实验楼北面的荒漠实验观测场疾步而去。几名年轻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头戴遮阳帽,骑着电动三轮摩托车奔向遍植小麦、棉花等作物的农田观测场。在那里,农人打扮的科研人员顶着骄阳与雇来的农民躬耕其间。

  在沙漠边缘,自然环境公正地对待着所有人。无论是站内的科研人员,还是站外的农民,都必须经受住干旱天气与风沙灾害的考验。

  1997年,硕士研究生李向义第一次来到策勒站,“极目四望,到处是漫无边际的黄沙。遇到风沙天常常停电,实验被迫中止,连喝的水都没有,我和师兄必须赶毛驴车去老乡家驮水。”

  今天,年轻的科研人员早已不再为喝水用电发愁。他们还会告诉你,要进入真正的沙漠,需搭乘越野车朝西北方向再行驶二三十分钟。

  条件的改善得益于几代科研人员的努力。自1983年成立以来,策勒沙漠研究站不仅解了策勒县“沙临城下”的危局,还做出大量世界级科研成果,其中包括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次颁发的8项“全球土地退化和荒漠化控制成功业绩奖”中的两项大奖。

  时至今日,塔克拉玛干沙漠与栖息在它南部绿洲的人类更像互相陪伴的邻居。“从斗争抗衡到和谐共处。”策勒沙漠研究站站长、研究员曾凡江说,人沙关系的深刻调整也促使科研人员的研究广度与深度不断拓展。不过,风沙引起的灾害仍未禁绝,沙漠边的部分农民仍未脱贫。为此,从不断优化防风治沙技术到科学化绿洲农业种植,研究站科研人员的工作从未停歇。

  根据惯例,研究人员每年至少在研究站工作3个月,博士、硕士研究生更是长达半年以上。有人每天凌晨六七点下地劳作,而一两个小时前,另一些人才在实验室录下数据,上床睡觉……

  “不是在烈日当头的实验地,就是在布满浮尘的自习室。”来自新疆博乐市的博士研究生李言言说,女孩们外出大多是到县城取包裹,因为研究站不在快递派送范围内。家在陕西咸阳的硕士研究生曹登超不爱网购,进城也少,但他偶尔会去研究站附近托帕村的小集市上吃几串烤肉。这是男孩女孩们的快乐时光,除此之外,陪伴他们的只有沙土地、实验器材及文献资料。

  “条件艰苦,一些人选择离开研究站远赴中东部发达省市,但也有人从发达国家学成归来。”曾凡江说。

  在德国拜罗伊特大学取得博士学位的薛伟属于后者。在来到研究站工作前,内地一些大学和科研机构曾用更有竞争力的条件招募他,但薛伟没有接受。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严谨地解释了自己的选择:“这里有我感兴趣的科学问题,而研究站为我提供了探索这些问题需要的资源和平台。”25岁的曹登超一直把薛伟视为榜样,他同样渴望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实现自己的抱负,“做科研是我的梦想,而现在就是我的黄金时代。”




    相关报道
友情链接: | | |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